淡马锡中国区总裁吴亦兵:To B头部公司起码还有5-10倍空间

  • A+
所属分类:欧洲足球

淡马锡中国区总裁吴亦兵:我们现在的投资包括了美团点评、药明康德等,To B头部公司起码还有5-10倍的空间

来源:阿皮亚 

2021年5月14日举行的第十五届中国投资年会上,淡马锡中国区总裁吴亦兵针对亚太新兴市场的科技投资进行了专题发言。

吴亦兵的发言内容主要包含数字科技、生物科技以及低碳科技三个方面,

吴亦兵通过淡马锡在中国投资的三个历程深入浅出的阐述了对科技领域的理解,以及后续对生物科技、低碳科技的发展进行论述。其中还讲述了淡马锡的投资策略,演讲内容十分精彩,

以下是聪明投资者整理吴亦兵的演讲要点以及全部内容:

从投资组合上看淡马锡,淡马锡长期重仓中国,中国和新加坡是占到投资组合最大的部分。

我们的布局也从工业互联网比如黑湖智造,到营销科技比如特赞,人工智能比如商汤,大数据比如我们投了明略投资,智能硬件比如说Jimu无人机。

淡马锡不是一个传统的资产配置驱动的主权财富基金,实际上我们是一个以投资主题驱动的长期投资公司,

我们真正做资产配置是以我们看到的未来的趋势为驱动,我们认为未来驱动整体人类进步和科技发展的是4个根本的趋势。

第一个就是数字化的世界,

第二由数字驱动的和年轻一代带来的消费的升级,

第三是人类由于寿命增长的所驱动的新兴需求,

第四个就是可持续的生活。

我们现在的投资包括了美团点评、药明康德等,这都是在数字科技和生命科技中间平台性的领先者,那么同时我们也寻求和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一起共同来投资以及寻求机会来建立新的平台。

经济驱动的轮子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从需求侧而言,所有的经济体和我们的公司从追求量转到了追求质,从单纯的追求规模转到了追求效率,竞争的目标从有形的资产转向了无形的资产。

“To B头部公司从19年到20年利润的增长达到了80%,那么就市值而言,我们觉得起码还有5~10倍以上的成长空间,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一个机会。

中国在过去的20年的人才积累,可能是我们在未来一部分竞争最大的优势,也就是因为在未来的竞争中间,我们觉得要素的竞争已经成生产要素的竞争,跨入到了人力资本的竞争的时代。

淡马锡一直都在积极布局数字化运营的投资机会,布局的领域包括数字化的转型,云计算、人工智能和硬件等等,我值得强调的是中国已经开始有了一批高速成长的中早期的硬科技企业。

装机量和占比到下一个10新能源会占到80%,而煤炭的发电只占到15%,对于我们一个煤炭大国会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因为今天太阳能已经低于了电网评价,所以这就是我说的转折点的到来。

淡马锡在中国投资有三个阶段

今后我们要投资新经济、新模式、新科技

吴亦兵:今天也非常高兴跟大家聊一聊在亚太新兴市场的科技投资,今天从我们自己对淡马锡的看法而言来谈谈比较广义的科技。

我想谈三个部分,一部分是我们说的数字科技,第二部分我会很快讲一下生物科技或者生命科学,第三个方面我们也可以讲一下新兴的话题:低碳科技,15分钟的时间,所以我只能蜻蜓点水比较快的把我们的看法跟大家分享一下。

那么首先我跟大家介绍一下淡马锡在中国投资走过的历程,淡马锡在中国的投资也是跟中国的经济共同发展的过程,我们的投资组合随着中国的经济的转型而转变,总体来言,可以说我们在中国走过了三个阶段,我们力图寻求作为一个跨世纪的投资者真正长期的投资。

第一个阶段是在2000年代,我们投资了作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晴雨表的重资产行业,就是包括银行业,包括房地产等等,同时也收获了非常好的回报。

随着经济的转型进入2010年,我们也见证了投资组合转向由消费驱动的新兴趋势,比如说互联网科技、电子商务和非银行金融等等,我们投了阿里巴巴、腾讯、中国平安等在今年能够耳熟能详的超级巨无霸。

第三个阶段,我们认为中国经济在根本的趋势发生了非常大的转型,同时切合到今天的课题,也就是科技,我们认为今后我们要投资的是新经济、新模式、新科技,尤其重点关注于由创新驱动的领域。

我们现在的投资包括了美团点评、药明康德等,这都是在数字科技和生命科技中间平台性的领先者,那么同时我们也寻求和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一起共同来投资以及寻求机会来建立新的平台。

从投资组合上淡马锡,淡马锡长期重仓中国,中国和新加坡是占到投资组合最大的部分,从去年3月31号,即使在我们所说的资本市场的最低点,中国也占到了全部投资组合的29%,大概有4000多亿接近5000亿人民币的在中国的投资。

驱动人类进步和科技发展有四个根本趋势:

数字化的世界、消费升级、新兴的需求、可持续的生活

淡马锡不是一个传统的资产配置驱动的主权财富基金,实际上我们是一个以投资主题驱动的长期投资公司,

我们真正做资产配置是以我们看到的未来的趋势为驱动,我们认为未来驱动人类进步和科技发展的是4个根本的趋势。

第一个就是数字化的世界,大家可以看到整个世界会越来越互联互通,刚才徐丽提到了数字和科技的数字化的基础设施,我觉得这个是未来整个社会运作的一个基础。

第二由数字驱动的和年轻一代带来的消费的升级,也是我们看到的一个非常明确的趋势,这可能是今天因为重点是科技,唯一一个大的趋势

第三就是全人类,尤其是在中国和新兴国家,人民的寿命越来越长,那么它会驱动出越来越多的新兴的需求,打个比方说整体健康的需求和我们对于存款,那么围绕退休来维护这个需求,这样的问题也会越来越多。

第四个方面就是可持续的生活,这可能是在过去一年中间,我们习主席宣布3060目标之后最大的风口了,所以这4个趋势是驱动我们怎么配置资产,投资哪些行业和子行业,选择哪些标的的最根本的驱动点。

科技行业已经进入需求和供给侧双轮驱动的阶段

中国已经具备成就硅谷所需要市场、人才、资本

那么我下面就举几个例子,从科技、生命科学、数字科技和低碳来讲一下我们的投资策略。

首先科技产业的发展,我们觉得现在已经进入到需求侧和供给侧双轮驱动的阶段,对于中国而言,经济增速不断趋于平缓,过去5年经济增速的平均值大概保持在6%左右的水平。

另外一个大的趋势就是刚刚宣布的全国人口普查,

大家可以看到15~59岁的人群较2010年减少了4000万,总人口的增速开始放缓,人口的红利在逐渐减少。

那么就带来了一个非常根本的我们的经济发展模式的变化,也就是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率成了核心的诉求。

应该说经济驱动的轮子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从需求侧而言,所有的经济体和我们的公司从追求量转到了追求质,从单纯的追求规模转到了追求效率,竞争的目标从有形的资产转向了无形的资产,所以这是一个从根本性的变化。

从供给侧而言,国家已经把科技的发展提到了我们看到的最高的高度,也就是说不管是各种政策也好,各个部委从财税到投融资研发知识产权都推出了一系列的措施。

另外最大的一个部分,我们看到了一批人才的积累,

因为中国在过去的20年的人才积累,可能是我们在未来一部分竞争最大的优势,也就是因为在未来的竞争中间,我们觉得要素的竞争已经变成生产要素的竞争,跨入到了人力资本的竞争的时代。

我们在过去的20年中间看到了大量的留学生的回国,而且最主要的是中国开始有了系列创业者。

如果我说今天中国已经具备了硅谷所需要的所有东西的话,那么硅谷实际上拥有了最重要的三个东西,

一个是它贴近最大的市场:美国市场,

第二它有人才的积累,全世界的人才开始向着聚聚拢,尤其是它有系列的创业者。

第三有资本,

那么今天中国的三个因素已经全部存在了,所以我们说看到整体中国的科技发展的趋势是一个有超加速度的上升,而不是一个线性的上升,这给我们所有的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机会。

To B头部公司至少还有5-10倍的空间

资本市场的改革为科技产业快速崛起提供了支撑

从科技行业来看,整体的空间是非常巨大的,现在大家看到在To C的互联网(消费互联网),中国已经打造出了世界一流的企业,

我们现在看到To B,也就是企业服务的科技已经进入了高速发展期,尽管当前的软件和半导体领域相对还落后于发达市场,但是发展的空间是巨大的。

To B头部公司从19年到20年利润的增长达到了80%,那么就市值而言,我们觉得起码还有5~10倍以上的成长空间,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一个机会。

另外从资本市场而言,资本市场的改革,不管是一级市场,还是VC 、PE的风起云涌,以及二级市场的中国的资本市场的改革,也为科技产业的快速崛起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二级市场大家可以看到19年推出的科创板可能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为高成长的科技企业上市渠道提供了一个适应的估值水平,大家可以看到越接近于科技,那么市场给予的估值就越高。

一级市场大家可以看到,大型的投资机构和新兴科技VC的投资人加速布局,ecosystem(生态系统)的建立已经从传统的以跨国资本为主的VC、PE进入了我们说在2010年代一些本地的巨型PE的成熟。

今天我们到2020年代有越来越多的垂直的、小而美的、真正专业型的基金在打造深耕每一个行业,这一点对于被投企业来说,或者说对于我们创业的企业而言是最大的机会。

中国具备中早期的硬科技企业

2020年步入了“强自主”的时代

淡马锡一直都在积极布局数字化运营的投资机会,布局的领域包括数字化的转型,云计算、人工智能和硬件等等,我值得强调的是中国已经开始有了一批高速成长的中早期的硬科技企业。

我们的布局也从工业互联网比如黑湖智造,到营销科技比如特赞,人工智能比如商汤,大数据比如我们投了明略投资,智能硬件比如说Jimu无人机,今天看到中国的农业已经进入了无人机时代,这个可能跟外国人眼中看到的面朝黑土背朝天的情形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自动驾驶方面,比如说中国也出现了我们自己的激光雷达企业等等,我觉得有一大批的硬科技企业正在风起云涌的展现。

自主创新已经积蓄了新的动能,带来新的机遇,我们觉得中国的科技的发展也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2000年引进来的机会,基本就是美国有一个什么样的模式,我们就有一个什么样的模式,你有Google,我有百度,你有电商类的,我们也有阿里巴巴。

当然中国从2005年开始,实际上我们在引进的模式中形成了大量的自主的创新,今天的阿里巴巴、腾讯实际上是在美国都没有一个直接可比的公司,他们创造出了我们本土的模式。

到2010年我们看到了中国有一个庞大的本土市场和工程师的红利,开始走到了走出去的模式,已经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成熟技术和产品的优势,能够走出国门尤其是今天在东南亚和南亚,能看到整体的互联网生态系统基本上是更像中国,而不是更像美国,其实这就是我们中国的科技硬的实力。

到2020年,我们觉得已经进入了一个强自主的时代,我们看到下一个10年核心的高技术企业已经进入了一个积蓄期,我们现在在中国的科技行业虽然还有一些短板,比如说半导体的制造,实际上中国最近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由于最近地缘政治的挑战正在快速补短板,从而逐渐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我们最后提到的,比如说太阳能的产业链,在中国是最为完整的,所以在新兴的科技领域中,完整的产业链、新的场景、新的应用和科技创新会催生出完整的新的产业链和体系。

比如说科技创新会催生高性能的半导体,繁荣的开源生态下的基础软件会蓬勃的发展,进而来覆盖全站的技术,我们也会建立中国的深度互联网应用,开始打磨产品走向全世界,在我们说两个关键的领域中间,也会看到突飞猛进的进步。

中国创新药已经进入2.0时代

我们重仓了百济神州、信达科技、药明康德、药明生物和泰格生物

在科技行业高速发展的过程中,各个行业的创新科技都塑造了很多行业领军的企业和新兴力量,我们简单谈一下生命科学,因为这不是我们今天的重点。

首先第13页大家可以看到的是中国创新药的增长是非常迅速的,总体规模相对美国虽然还比较小,但是它的增长非常强劲,未来增长的空间巨大。

中国的创新药实际上已经进入了2.0的时代,在过去的十年大家可以看到比如说信达科技、贝达医药以及各种创新药的公司,实际上已经打造出了中国自己的创新一类新药,比如抗癌的神药PD-1算是最有名的靶向药了。

其实中国已经有69个Pd-1在在批准pipeline中间,我们说中国模仿创新的能力已经走到了世界一流,而2.0的时代我们已经开始由模仿创新走到了引领创新,也就是寻求新的靶点、新的治疗领域和新的治疗科技,比如说基因治疗、细胞治疗等等。

其实中国在应用上都已经走到了这个世界的这个前端,淡马锡在过去也深耕于生物科技的创新,我们重仓了行业的领袖,不管是在创新药领域的百济神州、信达科技,还是在研发平台性的药明康德、药明生物和泰格生物等等。

能源服务产业将迎来增长的拐点

中国脱碳路径孕育出万亿美元的市场

我们也在治疗领域中间一起打造产业的平台,比如上海的家会医院,这些都是我们在整体的生命科技中间系统的布局,我们作为一个全球性的科技公司,也在搭建一个全球化的网络,创立一个产业生态圈,为中国的生命科学产业来赋能。

最后我快速的讲一下今天的风口,也就是低碳投资和低碳科技也带来了巨大的商业潜力,中国的脱碳的路径孕育了一个万亿美金的市场。

总体而言,我们可以看到不管是从碳达峰还是碳综合的政策目标,都会推动从绿色能源、电动车、绿色制造等一系列的巨大产业变革。

举一个例子,就绿色能源而言,中国整体的发电体系正在从传统的重污染和高碳以煤为主的发电体系迅速走向以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转移。

大家可以看到右边的这个图,装机量和占比到下一个10年新能源会占到80%,而煤炭的发电只占到15%,对于我们一个煤炭大国会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因为今天太阳能已经低于了电网评价,所以这就是我说的转折点的到来。

整体配套的集中式的储能系统,电网的智能化、充换电基础设施等等的能源服务产业也会迎来一个增长的拐点,因为只有这些配套的基础设施能够跟得上,那么大量的新能源产能才能够充分的得以释放,不然的话你能够有装机不一定能上网。

淡马锡已将ESG纳入的投资决策

汽车电机化和智能化的趋势也非常明显,渗透率到2030年能够提高到38%,也就是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率先走入了电气化和智能化的时代。

最后绿色制造实际上在中国也会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氢能我们觉得在2020~2035年,将陆续迎来大范围的应用评价,我们看到左边能看出来一个一个的行业不管是在氢能还是在生物材料等技术在工业脱碳中间都会发挥巨大的作用。

淡马锡一直都在布局在低碳领域和脱碳领域的前沿技术,从储能、核聚变、地热、固态制冷、三D制造等等,我们也希望利用我们整体的生态系统来帮助中国企业形成一个全球脱碳的生物圈。

因为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排放国家,宣布了3060的目标,不管是对于全球还是全人类的意义都是巨大的,淡马锡本身对于可持续发展的承诺,我们也一直将可持续发展作为最重要的考量。

数年以前我们已经正式将ESG纳入的投资决策,凭借我们有效的在管理和对ESG公司的重视,我们认为ESG在未来不是一个社会责任,我觉得低碳会是一个投资最好的机会,也能够创造出对于我们一个跨时代的投资者而言的长期可持续的投资价值。

在评估投资的机会中间,我们也会把内部的碳价来明确的考虑到碳排放的成本。

我觉得不管是淡马锡还是全球真正的资产拥有者而言,总体的评估体系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在2020年我们实现了公司层面的碳中和,并且到2030年我们努力将我们整体投资组合的碳排放减少到2010年的一半,也就是今天的1/4,并且承诺在2050年之前实现投资组合的净零碳排放。

总结而言,淡马锡的角色和责任具有三个层面,投资者、机构和资产的管护者,构建具有韧性的投资组合,创造可持续的长期投资价值和企业共同成长,为社群和世代造福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也希望跟在座的企业以及投资者的朋友一起来为我们中国的科技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