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剿极兔,“9.9元包邮”还会有吗?

  • A+
所属分类:欧洲联赛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文:邢海洋

双十一大战才刚开锣,快递就开始“歼灭战”,“两通一达”封杀极兔——一家自海外杀入中国的快递公司。这对我们消费者的影响在哪儿呢?

极兔快递来自东南亚,起家于印尼,外界戏称“印尼兔子”,不过,它背后仍是国人背景,只不过国内彼时已经被“四通一达”抢了先机,极兔便在东南亚布局。极兔成立于2015年8月,按它官网上的说法,它在全球目前拥有超过170个大型转运中心、600组智能分拣设备、4000辆自有车辆,同时还运营超过10000个网点,员工数量超过14万人。按员工数量比较,2019年底圆通共有员工1.5万人,韵达8000多人。通达系都是轻资产运营模式,其基层经营单位多是加盟性质,故而人员较少。相对的,从收件到派件一条龙自主经营的德邦物流就有8万多员工,顺丰更有11.5万员工。极兔快递既然号称有14万员工,那它一定也是自主经营的模式。

既然是自主,为什么还被封杀?这就牵涉到它进入国内的时机。它去年才悄悄进入国内,先期已经在各省市区开设网点,单独运营,3月份开始将周边成熟网点并联,然后全国起网。因为是新来的,自己的网络肯定不完善,于是我们看到这样的抱怨,“极兔速递长期‘蹭网’搭便车”。也就是说,快递的车辆在干线上的运量已经达到80%,还剩下20%是增量,收了是赚,但不收也没关系,就可以以很便宜的价格收取这20%的件量。这种说法暗含着,极兔这个新挤进来的搭了这20%廉价运力的便车,占了那些“老司机”的便宜。

这点颇为令人疑惑,运力物尽其用100%难道不比80%好,虽然收费不高,但对货车车主,对整个用户群难道不是好消息么。于是,我又看到了“蹭网”和市场秩序的微妙解释,即“蹭网”造成有的递网点秩序混乱,服务标准不一,长此下去将影响快递流通的稳定。其实这是生拉硬拽,鸡蛋里挑骨头。

极兔的进入搅动了快递市场的一团和气,消费者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今年2月以来,快递行业的价格战愈演愈烈,A股上市快递公司8月经营简报显示,虽然业务量稳步增长,但各家快递单票价格同比均下降两至三成。申通快递服务单票收入2.11元,同比下滑23.55%;圆通快递产品单票收入2.11元,同比降22.57%;韵达快递服务单票收入为2.12元,同比下滑33.75%;向来高单票价的顺丰也同比下滑20.97%,快递单票收入为17.11元。

当然这背后并非极兔一个推力。早在3年前,当快递业单票收入低到3元以下的时候,就有人抱怨市场恶性竞争了。2012年,全国范围内快递平均单价还是18.6元,2016年已经下降到12.7元,这个时候低端快递已经有低于3元的了。的确,这段时间正是劳动力红利拐点到来,人力成本加速上涨的时候,期间非但人员工资上涨,房租土地也涨,物流业的刚性支出在加大。可另一个事实却是,美国等发达国家物流在全国GDP中的占比只有9%,我们却占到了18%,这说明还有很多阻碍着物流通畅的因素,让我们的国民经济多花了冤枉钱。快递客单下降,恰恰说明了物流还有很多潜力可以挖掘。

可客单价格已经低到2元了,我们在拼多多上买个针头线脑都包邮了,这个物流成本还有潜力可挖么。似乎有,快递不是重资产行业,其成本的核心因素是“分摊”,规模越大,分摊到单个产品的越少。

两年前,也就是2018年全国快递业务量完成 505亿件,增长25%,增速是6年里最低的。当时还有人悲叹,快递也将进入缓慢爬坡状态,增速将趋缓。去年快递业务量累计完成超630亿件,增速曲线仍无改观,快递业的黄金增长期似乎一去不回了。不过到了今年,疫情与廉价,双重因素刺激下快递市场又被激活了,今年前3季度我国累计完成快递业务量561.4亿件,同比增长27.9%,超去年同期水平。特别是今年9月份,国内快递业务量完成80.9亿件,同比增长44.6%,增速创3年来新高,且呈现加速增长势头。

2019年,全球包裹突破千亿件,达到1030亿件,人均包裹量为27件。中国人均包裹45件,日本人平均每年接收72件。

电商的发展刺激了快递业的发展, 2013年全球人均包裹量还只是10件。也正是这个历史性的机遇,中国人不仅国内开拓出一片巨大的物流市场,还做到了东南亚快递的头把交椅。前两天我在网上买了杆毛笔,十几块的价格都包邮,这不能不说是快递业发展带来的红利。

可电商做大,依附在上面的快递却越来越为难。阿里连续入股,民营快递行业“六巨头”有五家加入“阿里系”,只剩下顺丰“独自为营”。京东依靠自建的物流体系在和阿里巴巴的竞争中发展壮大,如今,快递物流俨然已经成为京东和阿里巴巴王牌大杀器。阻断了物流,就阻断了电商和用户之间的联系。

拼多多异军突起,可在快递上的短板越来越明显,夹缝中,极兔等挟持资本而来的快递新秀才有了新的发展空间。不难看出,这一波的物流大打折,背后是资本砸钱抢市场,抢快递版图的一场新的角力。

作为消费者,我们感兴趣的不是快递版图谁主风流,而是9.9元的商品还能不能包邮。其实,没有了极兔,顺丰等高质高价的物流服务也在放低身段向着廉价市场进发,难受的是由“四通一达”收缩的“三通一达”,不是消费者。而国家的监管部门也应该密切观察快递业的资本格局,保障市场自由竞争,而非沦为单个电商的送货工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